当前位置:首页 >> 刘小生读书笔记:山东大学里的幽灵_先锋电影视频

刘小生读书笔记:山东大学里的幽灵

    读书笔记:山东大学里的幽灵

    美国的数学奇才约翰纳什年轻时就患上了严重的精神病,成为普林斯顿大学校园里的另类。他的传记作家,曾把他称作“普林斯顿校园的幽灵”。在师友和亲人的关爱下,纳什的天才没有被埋没,他在晚年获得了经济学诺贝尔奖,成就了一段科学史上的佳话。好莱坞据此拍摄的影片《美丽心灵》,非常精彩,票房大卖。这是一段注定要流传下去的校园传奇。

    在遥远的中国,一所重点大学的校园里,有另一段关于天才的传奇。这段传奇的主人公名叫王镇皋。在他进入耄耋之年行将就木的时候,他的故事开始在网络上悄悄流传。他的经历,传奇程度足以超过约翰纳什。只不过,那不是佳话,而是悲剧。

    王镇皋,山东大学1950级物理学院学生,曾是被称为中国爱因斯坦的物理学家束星北较为看重的学生之一,甚至曾评价其资质或超他另一个著名的学生李政道,然而当他站在光明的学术之路的起点展望未来的时候,命运却将他引向另一个终点──“告密者”。王镇皋在理论物理学上拥有过人天赋,“中国的爱因斯坦”、李政道的启蒙老师束星北评价他,“天资高过李政道”。然而,他却接受针对导师束星北的秘密任务,掩藏身份长达25年,众多同事、学生因此遭受厄运。

    王镇皋执行的保密任务分为三个部分内容,一个是监视束星北,了解其行动、思想和言论;第二,了解由巩念胜为王镇皋指定校内需要了解的其他老师;第三,在还要兼顾学校异常情况。王镇皋要以每周一次的频率向学校保卫处处长巩念胜单线汇报,并撰写周报告。对于有没有别人与自己做同样的工作,王镇皋表示并不知情。

    束星北对王镇皋比较好,因为王镇皋身体虚弱,还让他在有暖气的办公室里学习。时间久了,与老师们的关系也都处得不错,老师在他面前聊天不加避讳,正是那时,已经开始接受保密任务的王镇皋便把这些言论汇报给了学校保卫处和公安局。

    据档案资料记载,对束星北的跟踪监视从1952年8月中下旬就已经开始,“学校保卫部门和青岛市肃反小组一同组织力量深入查对束星北的材料,有关领导明确指示,一旦问题定案,立即呈批法办。”

    留校后王镇皋与老师相处融洽,彼此聊天不加避讳,一些言论被他汇报给了组织。同事眼中的王镇皋仍是老实善良、惯于服从的个性,即使普通的实验员也直呼其名,交代的琐事,他同样笑嘻嘻地照办。他从不拒绝别人,同事借钱,如果没有,就找第三者借,他害怕令别人失望。

    秘密工作的网络里,王镇皋也是只能服从的小角色,他尽职地完成属于自己的任务,相应的,也只想承担不多不少的责任。学校召开鸣放讨论会的第二天晚上,王镇皋从联络站回来,发现物理楼灯火通明,走廊上放着标语,学生们对《青岛日报》扭曲讨论会发言的行为很不满,打算到报社示威,王镇皋立即报告公安,参与的学生后来大都打为右派。

    “反右”运动四十多年后,人们翻阅束星北档案,发现1957年记载着这样一条:王某某汇报,一是束星北有枪,二是束星北表示,如果自己真的出事,李政道一定会帮忙。半年后,束星北被定为反革命分子,送往月子口水库劳动改造。

    从1954年留校到1979年,做了25年的保密工作后,王镇皋的身份意外曝光了。知道此事后,身边的同事不客气地将其归类为“特务”。一位私交相对好些的同学得知此事后十分震惊,专门向王镇皋问起,并带着责备,据他所知,当年还有几个留校的学生也被保卫处拉去做线人,都以“不能胜任”等理由推脱搪塞过去,没想到,反而是束星北先生看重的学生成为了这样的角色。其他同学得知后则对他直接避而远之。

    保密工作占用了他的主要精力。在学术上高开低走的王镇皋成为一名平庸的副教授。离开山大的王镇皋辗转几个学校,从副教授到教授,他36年也未能登上这个台阶。最后在杭州退休,再无学术和事业可言。先后与两任妻子离婚,原因皆与“特务工作”有些关系。

    晚年的王镇皋带着一身疾病回到出生地绍兴,打算在小镇僻静的街巷里过完剩下的日子。

    两年前他在《杭州日报》上看到过一篇文章,当中回忆原子物理时代的著名科学家束星北,提到他在抗战年代启蒙了诺贝尔奖获得者李政道。王镇皋给报社寄去一封长信,告诉编辑,“束星北最好的学生不是李政道,是我。”

    这是杜强先生在《天才落魄的暮年》和腾伟先生在《著名物理学家身边的告密者》中为我们勾勒出的王镇皋。保密工作者、妻子眼中“卑鄙无耻的特务”王镇皋的经历能浮出水面,实在太过意外。他的同行,数量其实远超一般人的想象,可是事迹却几乎不被人所知。杜先生和腾先生为此将不得不面对某种风险。

    如果有机会为这位原本的物理天才加保密工作者写一部传记的话,最好的题目已经是现成的:《山东大学里的幽灵》。

    在好莱坞的《美丽心灵》中,纳什生活在自己是中情局特工的妄想中。那只是一种妄想症。但在王镇皋的生活里,大学教师只不过是他的掩护身份。组织的特殊信任,让他在各种刀光血影的政治运动中心中不慌,特别有底气。

    只有当他背负着“告密者”和“副教授”这两个耻辱的标签要告别世界时,他才百般纠结起来。

    精神病人纳什获得了诺贝尔奖。束星北的学生李政道也获得了诺贝尔奖。束星北眼里天分最高的学生王镇皋,只是忠实地完成了组织交给的监视任务。晚年他给山东大学写了万余字的长信,希望授予他名誉教授,即使退休金减半也无所谓,结果没有回复。他似乎不理解,“阳谋”时代的人和事,是山东大学最不愿面对的难堪。

    普林斯顿的幽灵,能够在美丽心灵的呵护下,赢得科学殿堂的最高荣誉。而山东大学的幽灵,则在充当了毁灭天才的工具的同时,也熄灭了自身的天才之光。事实证明,在一个合适的地方作为一个严重的精神病人,要好于在一个不合适的地方作为一个身兼两职的精明人——即便他是天才。

    有人感叹:“不计其数的天才人物闪耀在历史当中,作为人类智慧的证明被崇敬和铭记。与此同时,我们永远不得而知的是:有多少聪明的头脑被浪费掉了?在天才虚掷的一万种方式里,(杜强)这篇特稿将告诉你最令人唏嘘的一种。”

    普林斯顿的校园里,纳什的同事爱因斯坦是那颗最耀眼的明星。束星北先生曾任爱因斯坦的助手。他于1930年9月-1931年8月任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研究生兼研究助教,参与研究狄拉克方程。1931年8月获科学硕士学位,9月辞聘回国,是年与葛楚华女士结婚。1944年10月-1945年9月他被重庆军令部技术研究室借聘,1945年春研制成功中国首部雷达。8月,做《原子弹理论学术报告》。他曾在省委宣传部“引蛇出洞”的会议上,以《用生命捍卫宪法尊严》为题发言,认为历次运动的错误在于粗暴破坏宪法,时弊的根源只因有人治而无法治。1978-1983年任青岛国家海洋局第一海洋研究所研究员。其中1979年春参加我国首枚洲际弹道导弹试验。1983年10月30日凌晨3时病逝于青岛。

    如果将来也有一部以王镇皋为主人公的电影,那应该是一部黑白风格悲剧片。不如此,不足以表现历史的沉重。当然,也可以像《辛德勒的名单》那样,影片的结尾突然转换成彩色:束先生的墓碑前被摆上一束鲜花。

    令人唏嘘的是天才的虚掷。令人恐惧的,则是幽灵游荡的夜色。制造幽灵的幽灵,往往来自普通人组成的地狱。

    腾伟:著名物理学家身边的告密者_共识网

    

    杜强:天才落魄的暮年_共识网

    

www.zhx8.org

特别推荐
随机推荐

刘小生读书笔记:山东大学里的幽灵_先锋电影视频来源于网络,版权属于作者,请勿用于商业用途!
Copyright 2006-2014 www.lnh8.org 2001-2014 www.lnh8.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