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淮安检察官宋成芳们带着有罪推定思维搞掂朱祥林?_先锋电影视频

淮安检察官宋成芳们带着有罪推定思维搞掂朱祥林?

淮安检察官宋成芳们带着有罪推定思维搞掂朱祥林?
  在司法实践中,“有罪推定”、“宁可冤枉好人,不可放过一个坏人”的惯性思维依然主导着很多司法人员的头脑,从赵作海到王企到李久明等冤案的发生,证明了这种流弊甚深,而江苏省淮安市经济开发区空港产业园(筹)副主任朱祥林的所谓受贿罪,再为“有罪推定”添加了一个恶例,也再一次为广大司法人员敲响了警钟!
  “我哥是2013年4月25日被清河区的检察官带去协助调查的,检察官宋成芳等人在沒有任何证据情况下,就突击抄家,仅此一点就足以证明检察院是带着朱祥林肯定有罪的思维参与办案的!后来发现朱祥林沒有问题就将错就错,并且一错到底,因为从抄家的那一刻起,检察官就已经认定朱祥林有罪,如果没有罪,检察院就会被认为办了错案,受刑的就不是我哥哥,而是办错案的检察官!”朱祥林家人如是说。
  几乎所有冤假错案,其“没有异议”、“供认不讳”等顺从表现,都是建立在办案人员的恐吓、威胁和诱导的基础上的,朱祥林自然也不例外。
  据朱祥林的家人反映,朱祥林于1982年7月参加银行工作,在建行工作期间,他工作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由普通业务员做到营业部主任和信贷部主任。在信贷部主任的位置上,每年从他手中贷出去的资金多达数亿元,他要是心有贪念那个时候就开始以职谋私了。2002年7月,朱祥林调到了经济开发区财政局,每年经他签字出去的钱更是多达数十亿元,其时有多少人希望得到他的关照?他有多少收礼受贿的机会?但他拒绝了所有的受贿机会,顺利地走到了淮安市开发区经济发展局局长的岗位,直接参与所有开发区的建设,和大老板接触的机会多得是,因而这个岗位的朱祥林收礼受贿的机会更多,为什么朱祥林面对又多又大的诱惑沒有受贿,却偏偏就在2008年组织上正准备提拔他时,他要以身试法收一笔小钱呢?并且从2008年至案发的六七年时间里也没有一次受贿呢?朱祥林要是有贪心,后面可以更多地“关照”葛浩然,他可以心安理得地接受葛浩然的“感谢”,但朱祥林不仅没有接受葛浩然的“感谢”,反而自己借钱给葛浩然,且连利息都没有向葛浩然索取,他会在2008年接受葛浩然的区区10万元吗?
  朱祥林家人还告诉笔者,朱祥林自1982年参加工作到被检察官抓捕之日止,在30多年的职业生涯中严于律己,坦荡正直,从来不利用手中职权为亲朋戚友谋利益。作为他的同胞弟妹,有时会想得到他这个大哥哥的关照,但他一句“我不会关照你们,我也没有能力关照你们,你们还是各自走自己的路”,便让弟妹们根绝了请他关照的想法。尽管他有能力给弟妹弄点事情做,但原则性很强的他从没让弟妹在开发区做过一分钱工程!他觉得自己身处官位,于公于私都要好自为之、磊落做人,尽管经济开发区空港产业园(筹)副主任只是个“科座”,但他非常珍惜自己的岗位,知道自己一个人打拼到这个位置不容易,原因是他沒有“后台”、没有“背景”、没有“靠山”,而官场险恶,尔虞我诈,所以他时刻提醒自己要清白廉洁,并且多次在家人相聚时说:贪污受贿是中国社会的巨大毒瘤,若不彻底铲除,势必会像习主席说过的那样:有亡党亡国的危险!有一次他和家人团聚时,父母认认真真地问他是否会能抵挡住金钱的诱惑?是否能保证自己不违法犯罪?他说“爸爸妈妈请放心,就是把淮安的干部都抓了,也不会抓到我头上的!”然而,如今的朱祥林背着一个“冤”字进了监房!
  朱祥林的家人怎么也想不通事情会有那么“巧”:检察官指称朱祥林2008年受贿10万元时,正好是葛浩然2007年向朱祥林、朱祥峰和钱亮三人借50万元满一年,其时葛浩然正处在资金紧张的时刻,虽然50万元借款到期却还不起,10万元利息也是多次催要才付出,本金则直到2009年3月23日才还清,奇怪的是,宋成芳不去调查借款的真实性,却偏要强行认定葛浩然没有借款,强行将葛浩然还的利息说成是受贿款,这岂不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吗?!
  还需要指出的是,葛浩然是全额垫资做工程,在2010年之前他一分钱工程款都没有拿到,怎么会送钱给朱祥林?如果2008年葛浩然行贿是事实的话,那么从2008年到2013年,他为何连一箱酒一条烟都没送给朱祥林呢?一个行贿人前不送后不送,一个受贿人也前不收后不收,偏偏在组织考察时收这所谓的“行贿款”,检察官宋成芳你凭自己的良心说说这正常吗?如果他们两人都不正常,那你们又能算是正常吗?
  有专家指出:每一起刑事错案背后,基本上都有刑讯逼供的黑影。虽然此说略有夸张,但足可以看出,刑讯逼供就是制造冤假错案的温床。一直以来,我国的刑事司法实践都坚持“口供中心主义”,口供作为一种传统的证据形式在我国刑事诉讼中历来占有重要地位。修改后的刑诉法中虽然注重“完善非法证据排除制度”和强调“不强迫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但在司法实践中远远未解决残存在司法人员头脑中的“口供中心主义”,刑讯逼供的案例还大量存在,朱祥林案就是一个“克隆版”。刑讯逼供的原动力,除了来自对办案政绩的追求和金钱、利益的等因素之外,最主要是“有罪推定”的陈腐办案理念。至于宋成芳们对朱祥林事实诱供逼供的原动力是什么,恐怕只有办案者自己心里明白!
  建立在人性本恶基础上的“有罪推定”思维,会让办案人员偏离法制轨道和正义轨道,乃至不惜使用刑讯逼供手段让嫌犯自证其罪。全国著名的警察犯罪冤案受害者——河北省冀东监狱二支队原政治部主任、二级警督李久明曾流着泪控诉道:“南堡公安分局局长王建军和副局长杨策以及卢卫东、黄国鹏等10多人,把我按坐在地上,4把椅子把我挤在中间,手指、脚趾系上电话线,用老式摇把电话机连续电击我。当时,酷刑使我疼得嗷嗷直叫,办案人员张连海就拿着一个脏墩布堵住我的嘴。”“一次次受着那种折磨,当时想死的滋味都有,虽然我也想否认杀人,反复推翻口供,但最后只要这种状况能够结束,让我说什么都行。”各方面都已经崩溃的李久明,最终让说什么说什么,让写什么写什么,让干什么干什么,这位长期在政法战线工作的二级警督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却成为刑讯逼供的牺牲品,以至被逼招供,身陷囹圄。朱祥林所受的折磨虽然不及李久明,却也够他难受的。尤其是宋成芳们用亲情做“鞭子”,使劲地抽打朱祥林的软肋,这让并非铁石心肠的朱祥林情何以堪?
  从李久明到朱祥林,其共同的遭遇令人感概和叹息!在我们国家,似乎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群体,哪怕它本来是属于强势者,在某一天也会变为受欺受气的弱势者。这说明什么问题呢?说明“公权虎”没有被关进笼子的情况下,每个人都可能成为受害者!成芳今日用司法权对付朱祥林,说不定明天自己也会成为失控公权力的受害者。
  我想,能够决定朱祥林命运的司法人员其良知回归之日,就是朱祥林冤案平反昭雪之时!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1310170430@qq.com

  

www.lnh8.org

特别推荐
随机推荐

淮安检察官宋成芳们带着有罪推定思维搞掂朱祥林?_先锋电影视频来源于网络,版权属于作者,请勿用于商业用途!
Copyright 2006-2014 www.lnh8.org 2001-2014 www.lnh8.org